【中部登山】雪山,上山在369山庄住,第二天登顶加下山

点击:
这个周末我要去爬雪山了。 雪山?台湾有雪山么? 名字就叫雪山,台湾的百岳第二高,3886米。 有雪吗? 这个季节当然没有,冬季偶尔会有,不像北美,即便夏季许多的山还有雪。 开
这个周末我要去爬雪山了。”
“雪山?台湾有雪山么?“
“名字就叫雪山,台湾的百岳第二高,3886米。“
“有雪吗?“
“这个季节当然没有,冬季偶尔会有,不像北美,即便夏季许多的山还有雪。“
开往武陵农场的大巴沿着盘山道行在暗夜里,拐过一个弯道,望见窗外的月亮。是啊,似曾相识的感觉。去年我爬日本富士山的时侯,一直担心台风带来的坏天气破坏了难得的登山机会。随着旅游车海拔的升高,天也越来越晴朗,一样的黑夜中,我望见了月亮。
人生中常会有某些熟悉的场景在某个特定的时刻唤醒记忆中的某个瞬间,就像此刻,山里的气息,黑夜,月亮,登山的心情,周围陌生的山友。。。。
午夜时刻,来到登山口,海拔2100米。看到去年做向导带领我们登玉山的林二哥此时换了个角色,做起了雪山国家公园的义工。在他检查核对我们的身份后,我们整理背包出发了。目标七卡山庄。
夜里一点半,大通铺睡下。难得睡的不错的一次,周围不那么拥挤,为我第二天的攀登,保存了体力。
清晨起床,山庄周围转悠,看到的树木,没有记下名字。
早饭前,看到一个孩子,是山青(挑夫)的孩子,应该有原著民的血统,活泼可爱,在山庄前玩耍。他才2岁就随父母上山了。他把手里的糖盒抛给妈妈,妈妈扔回来,他接不住,站不稳,摔倒,又爬起来。玩累了,他看到地上的蚂蚁,便用嘴吹。脸离地太近,不小心,自己吹起的灰尘飞到脸上,他甩头晃脑的,似把灰尘甩净,接着继续吹蚂蚁。
这一幕,我静静的观望,会心的一笑。吃罢早饭,整理背包,继续上山,一行22人的队伍,颇具规模。
山间多人工的台阶,非常好走,不累。我且行且拍,时而静下来观望沿途的红色杜鹃花,非常享受这一路的林中清凉。行了一段路程,大伙休息,我喝了点水,继续拍照,一刻不歇。好久没有进山了,每次走进山林,总觉得看不够。呼吸林中的特有气息,空气中似有松木夹杂泥土的香味。四公里之后,行至观景台。观景台面对的就是所谓的哭坡。有道曰,哭坡,望见陡峭的山路,望而却步,其谓哭坡。另一曰,此山坡景色颇佳,望之,激动落泪。我望着面前的哭坡,一没觉得坡度之难,二没望见风景之绝美,此哭坡于我,不成立。只望见一簇簇红色杜鹃开满山坡。行在花丛中,别忘了驻足欣赏。美丽的景色总是稍纵即逝,慢慢的欣赏美丽的生命,也让自己的人生变得富有。行了5。6公里之后,到了台湾百岳之一的雪山东峰,海拔3201米,大伙休息。
草草的吃了饼干,喝了几口水,我又忍不住地拍起风景。面对美丽的山景,我总要贪婪的多望几眼,细数爬过的山头。其实,从去年初开始登山以来,包括刚刚抵达的雪山东峰,至今我才爬过百岳十座,还有那么多座山在呼唤着我,未来的路还很长啊。
对面的大山就是中央尖山,山的左边是我去年爬过的南湖大山。此刻,面对着群山,那些登山途中的一个个惊喜,一一飘过眼前。那次的经历,山岚飘过,山瀑流泻,风云变幻的山巅美景,给了我太多的震撼。
被云笼罩的山头便是明天的目标-雪山,右下角的白色山屋是今晚的落脚点369山庄。目标在1。5公里之外,不算远的距离,接下来的路程轻松便可到达。
出发上路,刚刚还被云雾笼罩雪山之巅,此刻又露出尊容。行在山脊之上,心情是轻松愉悦的。有阳光,有鲜花,有清新的山林空气,那种奇妙的行山感觉是在山下的日子很难体会的。
走在山脊上,右手边的山峰是我去年刚刚爬过的几座。桃山之巅,我幸运的遇见“佛光”;品田山之巅,我沐浴金色的朝阳;喀拉业山林,我在暗夜中跌跌撞撞;池有山之巅,我与迷雾邂逅。此刻想来,我真的比许多台湾人幸福。我登上过他们一辈子都无法登上过的山峰,见到他们一辈子都无法见到的美景。这样的小小幸福,着实让我满足。
369山屋里放下行李,稍事休息,我拿着相机走出山屋四处转悠。所有的人都在山屋里休息,山屋后的山坡空无一人。抬头望天,乌云涌来,遮蔽了艳阳。我不免担心起明天的行程了。
青青的箭竹草原,延伸到山坡。山坡之上,枯死的被火焚烧过的松林默默的控诉着去年的悲惨经历。几位年轻的学生为救一位不小心摔伤的同伴,给直升机信号,施放狼烟不慎引起了山林大火。风助火势一发不可收拾,烧毁了山屋附近大片的山林。直升机救走人后,并未有人来扑救大火。火在烧尽了箭竹林与松林之后,自己熄灭了。幸运的是山屋在此次火灾中幸免于难,保住了369山屋。
我们在与大自然的相处中真的应该学会尊重与保护,留给后人更多美丽的自然风景与珍贵财富。大自然生命的繁殖力是惊人的,火灾过后,箭竹林迅速的又在春风的抚慰下重生了,一些不知名的花花草草也在春雨的沐浴下开放了。
这就是在被火烧过的土地上重生的小草,开放出美丽的花朵。山屋后的岩石被自然之手描绘出美丽的图案。这块山石,春雷打过,夏风吹过,杜鹃花层层飘落过,这块山石,秋雨淋过,冬火烤过,依然是美丽的。晚饭时间到,山屋前的一片空地,山友们面对的山色迷离的景色,饱餐着。
山屋之夜,一个难熬的夜晚。早早的钻进睡袋,却如何也不得入睡。过小的空间,人挨着人,一个转身就会触碰到陌生人。硬板的床位,让侧身睡觉的我,胯骨疼痛难忍。不得不再转身,让自己受力的胯骨放松,再次触碰到隔壁的人。
我知道其实大家睡的都不好。呼噜声,唉叹声,在第二天都成了山友的笑谈。我拿出mp3,借助音乐睡睡醒醒。夜里一点,起床,整理睡袋,跨上背包,简单的喝了碗稀饭,上路。
戴上头灯,走过山屋,暗夜里迎风而行。不见满天的星斗,只闻松涛阵阵。方向,3886米的雪山山顶。
从海拔3100米的山屋行进了1.85公里之后,进入黑森林营地。暗夜里,除了彼此头顶的灯光照耀着,什么也看不见。偶有被惊动的飞鸟发出几声惊恐的叫声,便是一阵高过一阵的松涛声,像汹涌大海的波涛,在森林中穿过走远。
进入冰斗之地,无法看清前路,只能随着向导慢慢的走在Z字形的上升山路上。头灯扫过之处,惊觉有大朵的白色杜鹃花盛开。
行了3.8公里之后,终于到达此行的终点雪山主峰。此刻,浓雾迷布,寒风阵阵,山顶雾气潮湿,拿出相机,打开镜头盖,不一会便无法拍照。让队友给我拍了张到此一游照,草草的扫视了一下环境,兴趣缺缺的我开始下山找寻自己的目标。此刻,时间不到清晨的6点。枯死的玉山圆柏立在雪山的受风面,据说也是大火焚烧过而枯死。弯曲的枝干,矮小的身躯,似控诉自己生存的残酷环境。我站在此处拍照,身体在强烈的风势撼动下,几乎无法立足。镜头被湿气覆盖,拿出镜头布擦拭,不一会又布满湿气。双手也在寒风的吹残下,几乎僵硬。
看看枝头挂着的露水,像极了枯枝的眼泪。离开圆柏坡,便是大片大片的白色粉色杜鹃花的山坡。虽然无法看个真切,却能感受杜鹃花的魅力。遗憾没能选个好天气上山,但天气的事谁能预料的准呢,尤其是在山林里,风云变幻都是顷刻间的。能在五月二十三日与杜鹃相遇,我已经感恩不尽了。高山杜鹃随着海拔的不同,体形也不尽相同。这里的白色杜鹃花比起哭坡看到的粉色杜鹃花大了许多,也更能经得起风寒的考验。我因为下山的早,被向导要求在9.8公里处的冰斗等待大部队。于是,无聊的我,拍拍杜鹃花,拍拍不知名的小草,等待队友的到来。一只小鸟引起了我的好奇,在我身边蹦蹦跳跳,不时地把自己的小脑袋伸进杜鹃花吸琢花朵里的露水。可爱极了。下山的途中,走过暗夜里看不见的黑森林,奇异怪型的松木似张牙舞爪的揽尽空气中的阴气,为自己助威。走过水源处,雾气升腾的松树林弥漫着神秘的气息。在这样的林子里行走,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幸福。走过石瀑。
石瀑是因为热胀冷缩的原理而形成。冬季的台湾高山会下雪,雪水渗入石头的缝隙中,因为天冷结成了冰。冰的力量将石头的缝隙撑开,就会有些脆弱的石头在爆裂开后滚下山来。到了夏季,被雪水渗入的石头被太阳暴晒后,缝隙更大了。于是,循环复始,石瀑便形成了。在雪山顶峰看到的圆柏大多矮小怪异,那是因为山顶恶劣的气候所致。为了生存,圆柏们不得不放低身躯以适应山顶强劲的寒风而不至于受到伤害。而山腰上的这些松木就挺拔了许多,个个伸展开身躯向往蓝天去迎接太阳的照射。站在这些松木之间,对自然的敬畏之情油然而生。我想,这些松木都有百年的历史了吧,在我们走过之后,它们依然会存在于山林之间。再过几个百年,它们还会存在吗?希望那些热爱山林的后人们可以好好的保护好这些大自然所赐予的财宝,让松林可以在这里生生不息,也为我们生存的世界保有一份珍贵的自然环境。369山庄素有小瑞士之称,昨天刚刚见到的时候觉得有些言过其实。不过就是坐落在山腰草原之间的木屋,提供给登山客的休息之地而已。此刻,在我走出黑森林之后,透过迷雾一览无遗的山屋第一眼再次出现在眼前的时候,竟然让我惊讶不已。还别说,真有那么点站在瑞士山间的感觉了。看来,缥缈的迷雾的确可以装扮美化环境,让视觉产生错觉。不过,话说回来,山林之间有这么个休息的山屋,实属难能可贵,山友们应该好好的维护,应该感恩才对。
在山屋整理行装,小吃了点东西就要准备下山了。此时,屋外顷刻间下起了瓢泼大雨,登山人最不喜欢的天气出现了。无奈,再大的雨也得下山。于是,穿好防雨衣裤,我更是拿出了折叠雨伞,排好队冒雨出发了。
开始的路段还算好走,有了雨伞的庇护也没让衣裤被雨淋湿。偶尔走过积水的沟沟,轻盈的跳过。走到山脊的时候,少了森林的保护,东南西北风乱吹,一阵紧似一阵,把我的伞给吹开了花。我翻转过来雨伞,又被风给吹乱。于是,收起雨伞,任由暴雨狂淋暴风狂吹了。
于是,不知道从哪里侵入的雨水进了登山鞋,走起路来,鞋子里“咕叽咕叽”的响个不停。防雨衣也进了水,雨裤也进了水,从头到脚都成了湿人。这时候反倒不像开始的时候怕雨水打湿了自己,任由自己在如小溪般的下山道里趟起水来。人啊,就是这样,面对困难不怕了,反而觉得是一种乐趣,大有置于死地而后生之感。
接下来的路一直都是走在水里。狂风一阵压过一阵,偶有响雷相伴,似对我们的问候。过了山脊,我又掏出雨伞,遮蔽自己,以免刚买的单反相机遭殃。同伴山友不住的夸我体力好,说,他们手脚并用的下山才能避免自己不摔倒,而我却可以一边打伞一边轻松的走路。
说实话,这样的山路不难走,许多地方有台阶可行,摔倒并不容易。且自己平日的慢跑锻炼也让我有了好体力,只是鞋里的水走起路来很不舒服,盼着快快下山。
于是,我冒雨一路小跑,飞奔下山。大巴已经在停车场等待了。
上了车,还好没有女生,我脱光自己潮湿的衣服,从背包里拿出先前准备好的干衣裤,迅速套上,脱了鞋子,就这么赤脚好了。不一会,身体便暖和了起来。
记得在温哥华的时候有过类似的经验,那次的悲惨遭遇比此次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时还是登山的菜鸟,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这样的雨天。而今是心甘情愿的走在雨里,心情实不相同。
还有四个多小时的车程要走,看看现在自己赤着的脚以及潮湿的鞋子,心里已经开始惦记回到家里,洗个热水澡,躺在暖和的被窝里了。是啊,此刻我的愿望便是穿上干爽的袜子,换上干爽的鞋子了。
人的幸福就是如此的容易满足。
为了看到美丽的山景,再来一次日晒雨淋,我依然甘愿。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咨询买折叠车事项 了解更多...
  • Baidu2.com版主Q 37796753
  • Baidu1.com版主Q 1318443


马祖酒厂 马祖高粱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