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浦到厦门一路骑行记录,沿途风光

点击:
际一天行程到家时码表显示正好200公里,并且我的码表设置的比实际的要少,100公里大约要少3公里左右。 早晨仍旧是5点钟就出门了,到了楼下骑在车上拍了一张。虽然今天气温并不低

际一天行程到家时码表显示正好200公里,并且我的码表设置的比实际的要少,100公里大约要少3公里左右。

早晨仍旧是5点钟就出门了,到了楼下骑在车上拍了一张。虽然今天气温并不低,但是才出门手还是感觉有点哆嗦,拍出的照片出就成这个样子了。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到马青路上,稍微热身下拍的照片就好多了。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结果骑了没多远,由于马青路在修路,居然没路灯了,好吧,前灯开启骑行慢一些吧。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慈济公今天的夜景灯没有开了,想来快到春节了,厦门的人少了又是冬天,出来晨练的人几乎都没有吧。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东宫到龙池这段路也是没有路灯的,摸黑骑行,速度必须要放慢,龙池这边路上很多路边的井盖是没有的,更要小心。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这段时间骑行经常都是很早出门,照着前灯骑行倒是已经习惯了的。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一路无话,路上也没什么风景所以就没什么照片了,倒是过了龙海往东泗的路上,路边的这个水浒村名字很有意思,然不成是梁山好汉散伙后移居到此?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东泗到东南花都的这条新路还不错,没什么汽车通行,骑到这里时正好太阳出来了,拉长的影子陪着我寂寞骑行。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到了漳浦县城了,路边正在改造,新装的路灯大气美观。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这么大颗的LED灯呀,要是搞颗来做前灯估计很爽。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324国道边的就有很明显的路牌指向威惠庙。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漳浦威惠庙,始建于唐开元四年(西元716年),至今已有一千二百多年的历史。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这威惠庙座北朝南,背靠金猴椅山,傍临鹿溪,前方是一片平川沃野,远处是梁山九十九峰如列戟,可见是极风水宝地,这才配得上开漳圣王的称号。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参观完威惠庙继续前往大南板的下楼村去访永清堡和蔡新故居。在路边有蔡新纪念馆的路标,这和我要去的目地的是不同的,看下有时间再去。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京里村就在324国道边,村里有座特色的土楼风车楼——京里楼。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土楼就在村里的金榕公园进去一点,问了村里的人,还算好找。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土楼已在眼前。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风车楼的特色就是方形土楼的四角有凸出的半圆形,就好象风车的形状一样。京里楼据说建成是在明万历年间,不知真否无法考证。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土楼的大裂纹,都可以放入一个拳头了。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墙面上的砂土细节。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土楼大半已废弃了,另一半住着老人家正在汲水,这种压水井已经很多年没见了。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土楼边上的老屋,估计很快要被新楼放代替了吧?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土楼的门匾已经没看到了。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里面废弃的另一关堆集了杂物,养着鸡鸭。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想走进看个仔细,结果这狗狗冲过来对着我狂吠,似乎它守着这土楼里养着的鸡鸭?好吧,我放弃了。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324国道边上永清堡的指示牌,拍得不够清晰。指示牌上也有清泉岩的标识,可惜功课做得不够好,居然错过了清泉岩。还有就是今天本来计划的行程就比较赶,否则以我的好奇心已经走到路口了一定会去一探究竟的。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通往大南坂的乡间小道。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进了村口,一眼就能看到永清堡。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围着外围先转了一圈。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土楼已完全破败了,深感可惜。

永清堡为清代乾隆年间大学士(约等于宰相)蔡新所建。二圈土楼,内楼系在边长41米的楼体四角各突出一角,构成平面,并于楼中留出580平方米的大场院。楼二层,向东开门,额匾刻“永清堡”、“乾隆己丑年腊月谷旦建”等字。外圈距内楼墙20米,周长330米、高4米,墙内向有向内坡顶的平房一周。此堡于本纪六十年代被改作县拘役所,楼中部分被改建,说是改建在我看来就是破坏。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楼匾据说是蔡新手书,喻意“永顺大清”。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为什么我看完永清堡心里有种凄凉的感觉。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蔡新的故居就在永清堡再往村里去。

蔡新(1707-1799)清朝大臣。字次明,号葛山,福建漳浦人。乾隆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累迁刑、工部侍郎。三十二年(1767),擢工部尚书,移礼部。四十五年,以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四十八年,拜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

故居的墙面显然是新粉刷过的,其内部摆设也与泓莹的博客的图片相差满大的(泓莹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c50910102dxjt.html),图片大家自已看吧。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一进门就闻到一股透人心脾的木香味,有那种书香门第的感觉,心里一下子就很喜欢这里,想这屋里一定汇集了许多的天地灵气。唉,我不知道要怎么表述!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很有意思,这表示蔡新的清廉屋子里挂着蔡新故居与和坤故居的对比照片,虽然说的是实话,但总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以我的想法,清如蔡新是不屑于与和坤相提并论的吧!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放在事堂的这块匾额我猜应该原来挂在堂前的吧?字迹已斑驳不清了。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参观完故居出了门忍不住再观一眼。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返回漳浦县城,县城的建设还是很不错的,房子很漂亮。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漳浦的西湖公园,没时间进去参观了。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地图上标识讲堂的就是黄道周讲学的东皋书院。

黄道周(1585~1646)明末学者、书画家、文学家、儒学大师、民族英雄。字幼玄,一作幼平或幼元,又字螭若,螭平,号石斋,汉族,福建漳浦铜山(现东山县铜陵镇)人。天启二年进士,深得考官袁可立赏识,历官翰林院修撰、詹事府少詹事。南明隆武时,任吏部兼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首辅)。抗清失败,被俘殉国,谥忠烈。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方盘。据传,黄道周26岁那年,有一天他到漳州府拜访郑观察,见到郑观察正在日光下用“日晷”测量星度,郑问黄道周:“你知道北极星何时处在天空正中?”黄道周说:“不知道。”郑又问:“日影,何时偏向南方?”黄道周说:“不知道。”郑再问:“太阳升起是不是在卯时?降落是不是在酉时?”黄道周又答不知道。郑观察看他三问三不知,默默无语,黄道周十分惭愧地告辞回家。

    从此,黄道周发愤钻研天文,每天夜晚,他搬来竹椅坐在庭院中,苦心观察星空,细心研究复杂的天象,并坚持记录和布算。经过三年多的苦心观察和钻研,他终于明白了两极中分阴阳盈缩的道理,写出了许多天文著作,并在石斋讲学处亲手制作了一座研究天文的“天地盘”,又叫“天方图”,作为教学和指导农业生产之用。

    专家普遍认为,方格表示地,圆圈表示天,用以观测天象,预测阴晴风雨、24节气变化,指导农渔生产。然而,自黄道周殉难后,天地盘的奥秘便成绝响,再也无人能够读懂,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16384个方格子和8个大小不一的同心圆,纵横交错地刻在一座由巨大花岗岩建成的方形石台上,乍看甚为单纯的方圆之间却蕴藏着高深的奥秘。它的建造者黄道周去世后的300多年来,无数专家和好事者前来考察研究,仍无法对这些细看迷迷漫漫的方圆世界里的奥秘进行详解。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据说“文革”期间破四旧,天方盘的石板全都被挖了起来,还险些被砸掉,幸好被当时的村支书设法救下。现在的天方盘是后来再铺上去的,石板拼接得不平整,中间有很大的缝隙,有些石板还损坏了,四周的栏杆也是后来才加的。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对天方盘我上网找了些介绍在这里赘述下:

天方盘上,方格和圆圈纵横交错。由于太神秘,几百年来各种论说尚无法能真正识别个中奥妙。

    一说:观天象、测风雨的教具

    根据天井的面积、天方盘的位置以及明诚堂整座建筑采用正南朝向等,很多专家都认为在整座纪念馆中,天方盘是主体建筑,而四周的堂屋均为附属建筑。

    “天地盘的创立,说明黄道周具有高度的抽象推理思维能力,他把苍茫宇宙、滚滚红尘变成了自然数字,把包罗万象、阴阳流替变成了方圆图案,把四维、三维空间变成二维天地。”漳州市地方史专家曾五岳老先生曾在几年前撰文说,最浅显、最简单的解释是,天地盘是由方圆格组成,圆圈代表“天”,方格代表“地”,“天圆地方”代表中国古代传统的世界观。

    有人说,天地盘是黄道周观天象、测风雨和二十四节气变化预兆的教具,具体运算方法是“方圆相削,凡十八变而反于极”,也就是说,用方圆相削的方法,反复运算十八遍,就会还原,然而在黄道周编造的像迷宫般浑沌朦胧的方圆世界里,究竟要如何方圆相削,迄今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

    二说:源自失传古书《归藏》

    1969年,原国家天文台台长王绶倌先生,国家地震局徐道一研究员来漳州实地考察后以为,黄道周研究易学采用的是一种早已失传了的《归藏》。

    学者谢龙绶先生解释:据(清)《周易折中纲领》载,“周礼太卜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一曰归藏,一曰周易”;“(汉)郑康成易赞及易论云:夏曰连山,殷曰归藏,周曰周易。……康成虽有此释更无所据之文”。据此印证《连山》、《归藏》这两部书早已失传。黄道周如何得《归藏》,至今是个谜。而作为演绎《归藏》的天地盘在黄道周殉国后,更无人知其奥秘,后人只能望盘兴叹,天地盘成了难解之谜。

    三说:是《易》学发展里程碑

    对于天地盘,著名天文学家、考古学家伊世同教授的考释最为详细。2005年,长期从事天文研究工作的伊世同教授多次亲临漳浦县黄道周讲学处,对天地盘的缘由、功能、作用及黄道周生平事迹等作了详尽的考察研究后证实,天地盘是黄道周当年以易理历数释天解地的教学石案,是黄道周生前自学易理、自习易数、讲学论道授徒时演算或释图的主要演示教具。

    伊世同教授在论文中指出,天地盘石案高出地面两层,象征地数为阴(即双数),案面呈正方形,边长3782毫米,盘面刻画一万多个方格,案面所刻画的圆规,象征天圆、地方古训,可理解为《周髀算经》的天、地关系等几何比例释图。这反映出黄道周在探索《周髀》图解,释演其来源与拓展,在从事《易》学哲理的时空进展等研究方面,有其独到的发现和贡献。在伊世同教授看来,黄道周天地盘石案可谓“独此一家”、“前无古人,后少来者”,是一座传承文明,特别是对《易》学有所发展的里程碑,“应视为罕见的科技史信物加以保护”。

    伊世同教授的考究,虽然尚未全部解开天方盘的奥秘,但他将的研究成果拿到当年的国际科学史大会上交流、研讨,引起海内外专家学者的广泛关注。

    2008年,北京大学哲学系翟奎风教授经实地考察后,再次发表《黄道周“天方图”与“天地盘”考释》的论文,进一步对天方图进行研究,论文考释出天地盘和圆周率、日月星辰的关系,但他也认为“尚没有完全揭示出天方图和天方盘的内韵”。

黄岳通是黄道周的后裔,在黄岳通的记忆里,他的堂兄黄金龙原有一本黄道周著的书,内容是介绍如何使用天方盘的,可惜在后来被销毁了,天方盘也由此成了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个不解之谜,“只能等后人再去解了”。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出了明诚堂已经是中午了,顾不上吃饭我又急急赶往石桥村,去寻访清晏楼,结果人品太好,扎胎了。因为补胎担搁了时间就想着赶紧把时间追回来,结果就错过了石桥村直接就骑到了旧镇,郁闷!好吧,错过了也不可能再回头的,直接就在旧镇吃了午餐。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吃过午餐走201省道前往锦东村访锦江楼。过了深土的界牌不远就快到往锦东村的路口,路口有路标一能错过了。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深土镇的农民大多种植大葱,所以一路上都充满了葱香味。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锦江楼还算好找,进村后仔细观察很容易就能看到的。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看来锦江楼正在维护,这个好。锦江楼跟前面看到的京里楼以及永清堡不同,它是圆形通廊式土楼,倒和永定土楼比较象,但也有不同,就是内高外低,象个撑开的雨伞,俗称雨伞楼。记得华安沙建的洋竹径也有雨伞楼,找个时间也去看看。

下面是度娘关于锦江楼的介绍:

锦江楼为三圈内通廊式土楼。内圈平面直径25米,高三层,内墙厚均为0.5米,一层外墙石构,以上为三合土版筑隔为十二间,正北间作为祖堂方石柱接木柱承重;二楼木结构内向通廊,三楼全圈无隔间,主楼四层,可通三层楼顶,楼顶双坡顶,外墙高于屋顶,作女墙式,楼门匾刻:“锦江楼”以及“乾隆辛亥年端月谷旦建”。中圈平面直径42米,高一层,隔为24间,组成七单元,门匾刻;“安澜著庆”及“嘉庆癸亥年端月谷旦置”。外圈平面直径58米,双向坡顶,均为平房,隔为37间。楼门前留宽16米的通道,铺设三层砖埕,埕前设戏台,水池。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裸露的墙体。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记得瑞安楼就在锦东村边上的示铺村,可是问了几个人都没问到。好吧,漳浦我还会再来一次的,瑞安楼以及之前错过的清泉岩、清晏楼再加上位于位于锦东村边上的皮定均将军陵园还有蓝廷珍府做为下次的行程。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201省道回程,算了下时间还不晚就不打算直接骑回海沧了,计划骑到漳州港坐船到岛内,然后再从第一码头再坐船到海沧。这样走并不是因为骑不过,而是我实在是不喜欢骑角美到海沧这段路线,货柜车太多,一路的灰尘。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坑爹的,快到港尾这段在修路,一路的洞洞路和沙土路,还是上坡,时速只有AV10,汽车一过就尘土满天飞扬,这还让不让人活呀!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更坑的是再次扎胎了。赶紧补胎,补完赶紧上路。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紧赶慢赶,最终错过了17点漳州港到第一码头的船,只差1分钟呀,只好祈祷第一码头到嵩屿码头的最后一班私人般能开得晚一些。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终于还是赶上第一码头到嵩屿的船了。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船上随拍。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轮渡码头的夜景。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鼓浪屿的夜晚。跟国内的许多古城景区是一样的,一到晚上就灯红酒绿的。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骑行漳浦 - 随意 - 印迹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咨询买折叠车事项 了解更多...
  • Baidu2.com版主Q 37796753
  • Baidu1.com版主Q 1318443


马祖酒厂 马祖高粱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