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自由行心得,赚生活,骑行台湾找攻略前可以看看,先了解台湾人

点击:
台北时,一个星期天早晨,一如往常来到楼下吃早饭,只见一家家餐馆小吃店闭门谢客,还好,有三两家还有营业,总算找到填肚子的地方。 一打听,才知台北的许多店家在星期天都休
台北时,一个星期天早晨,一如往常来到楼下吃早饭,只见一家家餐馆小吃店闭门谢客,还好,有三两家还有营业,总算找到填肚子的地方。

一打听,才知台北的许多店家在星期天都休息,少数店家周日没休息的,也会选在一周的其它日子休息,总之很少有一周七天满打满开店的。

这令导报记者很新奇:这些店家居然有钱不想赚!可这些店老板却说,钱是赚不完的,赚钱是为了过生活,没有必要为了赚钱而牺牲生活。他们称之为“赚生活”,以区隔我们常说的赚钱。

“小资女孩”不想工作太累

这个月底,爱情轻喜剧《小资女孩向前冲》将在三立电视台、台视播出,该剧反映的是台湾职场正流行的“小资女孩”现象。“小资女孩”主要指未婚、经济自主、工作不强出头、懂得享受生活的女孩,她们摆脱了传统女性以家庭为重的包袱,也不愿拼命工作而被贴上“女强人”的标签,她们注重物质、精神双重享受。

台北女孩小佩是一个典型的小资女孩。她今年29岁,在一家网络公司负责企划工作,工作之余,喜欢逛街、看电影。她常常找姐妹们到素有“台北曼哈顿”之称的信义商圈,喝下午茶、话八卦,逛诚品书店,到精致餐厅享受美食,在新光三越广场发呆……

小佩常说,工作顺利就行,生活要开心幸福,要对自己好一点,爱自己多一点。她定期做SPA按摩来慰劳自己,每年至少买一次名牌包来犒赏自己。她觉得有品牌的东西较值得信赖,可是也得兼顾钱包,所以经常光顾折扣店买“血拼”商品,最近特别爱上了7-11的citycafé,因为平价又好喝,还可以集点换赠品。

无论职场还是生活,小佩都不想把自己搞得太累,因此她不是“月光族”、卡债族,而会从每月薪水中定存5000至1万元新台币,以保证她的生活品质不会因工作变动而下降。她说,生活品质要有一定的物质基础,但不需要很多钱,它跟花钱不是绝对正比关系,生活不一定要赚很多钱,不一定要花很多钱。

这就是典型的小资女孩,赚钱是为了生活,工作是为了生活,如果两者关系倒了过来,她们肯定不会干的。

相比起小佩,住在台南市一座山顶的郭雅聪更是纯粹的“精神主义者”。他在山顶搭盖起了“大锄花间”,蜥蜴、蛇、松鼠等山里动物经常光顾他的“花间”。

8月上旬的一个傍晚,导报记者来到了“大锄花间”,远远闻到咖啡香味,主人热情地招呼我们一行人喝了自产咖啡,之后又招呼我们喝自产的龙眼花茶。然后,郭雅聪发给每人一张小卡片,这张卡片印有他女儿写的一首小诗。

女儿的小诗,算是龙眼花茶最好的佐料,每当看到客人们吟读着这首小诗,郭雅聪便笑开了花。导报记者很好奇,问他当初是如何下决心从繁华的台北都市迁移到了这荒山野岭,难道不会寂寞吗?

“寂寞是自己找来的。”郭雅聪说,他原本在台北开了一家小出版公司,虽然没赚到大钱,但业务还算可以,可是在40岁那年,他对都市生活日渐厌烦起来,不知整天忙着为了什么,产生了“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的强烈感觉。小时候在台南山间读书的情景,那时在他的脑海中越发鲜明起来,他觉得那是自己一直追寻的“原乡”。

咬一咬牙,跺一跺脚,他从繁华都市来到了台南东山乡高原村。那时他已有两个小孩,扔掉了工作,到山上种树,经济收入锐减,孩子也舍弃了都市优质的教育环境,转到乡下读书。“当时你是有了经济基础,所以不担心生活来源吗?”他摇摇手,换了一种方式回答说,他骨子里是浪漫主义者,他需要过自己的生活,生活其实不需要多少钱。

他说,留在台北,他是在赚钱,他会比较体面比较有钱,但那是他用生活换来的;来到山上,他是在生活,赚一点点钱就够一家人生活了,他从山上捡来旧木头做家具、盖房子,他曾亲手杀山猪而成了报纸新闻人物。他很庆幸40岁那年的决定,他终于告别了为赚钱而赚钱的处境,回归到生活,找到了自我。

康青龙街区的舒适悠闲

日前在台北市永康街的一条小巷里,慕名来到一家名为“冶堂”的茶室,茶室主人何健是一个清瘦老者,原先在银行工作,后来辞职进入了茶的世界。他热情地接待每一个进来的客人,同时捧上一杯杯热腾腾的茶水。

当地文化人韩女士起初也觉好奇,这个何健先生端上一杯杯茶水给陌生客人喝,而大多客人喝了就走,并没有成交,这间茶室岂不被喝倒了?何健总是笑笑说,来者都是客,访者皆有缘,通过一块品茶,与客人分享喝茶的心得,以及由此领悟到的美学、哲理,是他想过的一种生活。

朋友喜欢到何健家品茶论茶,人一多,在家里接待不方便,何健才租房子开茶室。茶室虽然卖茶叶、茶器,却无人主动推销。茶室玻璃柜里收集了各种茶文物,主人何健把这里称为茶文化工作室,简称茶室,而非茶店,取名“冶堂”,更与茶叶店的商业味相去甚远。在冶堂附近,还有二三十家文化味很浓的店面。有一家“秋惠文物”店,店里有咖啡小馆,客人看文物累了,可在“店中店”咖啡小馆小歇。该店老板原来是高收入的医生,如今也专心做起了自己感兴趣的文化事业。

受到这些商业味趋淡、文化味渐浓的店家的启发,韩女士在几年前办起了一本《康青龙》画刊,宣扬相邻的永康街、青田街、龙泉街3条街区的数十家店面,传播这些店家“赚生活”的经营方式。按照韩女士的理解,“生意”原本指生活的意义,如果为了赚钱而做生意,那就偏离了生意的本义,生意本质是赚生活,而不是赚钱。

韩女士介绍,康青龙街区的店主大多欣赏慢生活美学,喜欢店小一点,商品有个性一点,他们因喜欢而工作,并乐于与人分享快乐,这里生活与商业完美结合起来,赚钱只是附带的报酬。

台北文化人大墨执着小剧场事业,每月组织策划一次话剧演出,因为观众很少,基本上不赚钱,完全靠政府的一点补贴和少得可怜的门票收入,支付给志愿演出人员的交通、误餐补贴和演出设备、水电等费用。五六十岁的他,仍住在父亲单位留下的一套破旧房子,生活来源主要靠零碎的讲课、写稿收入。在别人看来很艰苦的生活,大墨却过得有滋有味,他想过的就是这种有理想有追求的生活。

在台北艋舺剥皮寮,有一家主营红烧肉的小餐馆,生意好得不得了,可是每天下午5点多就下班了,不等顾客过来吃晚饭。老板说,如果每天中午、晚上都吃自己饭馆的菜,太单调了,不如早点收工,晚餐可以换换口味,晚上也可放松放松。同在剥皮寮,一家卖鹅肉很出名的小店,生意也十分红火,但每周二固定休息。

这儿的出租车(台湾称计程车)司机,也不是一年到头疲于奔命只顾赚钱,他们通常每月会休息四五天,甚至七八天,陪家人、走亲戚、会朋友等。一次导报记者坐出租车时看到一私家车闯红灯,出租车司机见状说了声“真丢人”。在台北街头,很少看到出租车为了抢客而闯红灯,出租车在斑马线礼让行人成为风潮。

一位当地人告诉导报记者,前些年台湾人也很浮躁,现在人们情绪上的泡沫渐渐破灭了,变得比较踏实,为生活而工作而赚钱成为多数人的共识,而非为工作而工作、为赚钱而赚钱,这种认识上的转变,深刻影响着台湾老百姓的生活方式和精神状态。

记者观察

“赚生活”是一种心态

钱是永远赚不完的,而居家生活过日子的基本物质需求,是有上限的,为了生活而赚钱,人容易知足、快乐、幸福。

人怎样才能幸福?说到底就是满足了,知足常乐。如果一心想着赚钱,因为永无赚到够的一天,便永远不会满足、快乐。为什么许多有钱人想不通,跳楼了、服药自杀了?因为他们只知道赚钱,而不知生活。

赚钱目标一旦迷失,人就会为钱而疯狂,于是假冒伪劣产品充斥市场,职业道德沦丧,社会诚信丢失,由此带来交通、食品、治安等方面的安全问题,造成人们的不安全感,人们内心浮躁,社会秩序动荡。

在台湾,导报记者时常为乘车不抢座、卖货不欺诈、的士不宰客、待人友善、服务热情的一幕幕庶民生活而感动,我觉得这与他们“赚生活”的心态息息相关。他们深知,赚钱是为了生活更美好,不能为了赚钱而糟蹋了生活,所以他们常常把一个东西做得精益求精,把一件事情做得好上加好。

记住,我们是在生活,不是在赚钱,那么我们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咨询买折叠车事项 了解更多...
  • Baidu2.com版主Q 37796753
  • Baidu1.com版主Q 1318443


马祖酒厂 马祖高粱酒